当前位置:鸭暖西深网>市场>明星卖人设,怎能奢望他们成为艺术先锋

明星卖人设,怎能奢望他们成为艺术先锋

时间:2019-07-12 04:36:07 编辑:

这一两年来娱乐圈人设崩塌事故的频发,以及舆论对明星制的反思,是否意味着人设的生产机制已经失效?并不尽然。虽然口碑效应凸显,演员的地位在上升,但明星制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仍是娱乐圈的主流,人设的崩塌并不会警醒明星们向演员进化,他们只会在扮演人设时更加小心翼翼,他们的人设也将愈发精致、愈发具有迷惑性。而当面对这些身处名利漩涡的明星,我们又怎能奢望他们成为艺术先锋呢?

二来,人人都在卖人设,哪种人设火了,一堆明星就扎堆跟上,这就造成了人设的同质化泛滥。比如老干部人设一火,许多三四十岁的中年男明星,发通稿时都自称自己是老干部,老干部就是严谨、认真、正直、内敛,作风老派有品位,低调安静没绯闻;禁欲系人设一火,那些演戏时总是面无表情的男明星,又将自己形容成“话少面瘫表情酷,眉目犀利刻骨刀”的冷酷男神。火热的人设就那么几个,但却有一箩筐的明星拥堵在相同的人设里,以至于男明星个个都是老干部、禁欲系、深情派,女明星个个都是女汉子、傻大姐、总攻大人……明星制本想打造有个性的形象,人设反倒让整个演艺圈千人一面、毫无趣味。

【俄美斗气?】

当前,全球服务业正在快速增长,已经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复苏与发展的主要力量。我国作为传统制造业大国,近年来服务业发展迅猛。2012年,中国的第三产业首次超越第二产业,且比重逐年抬升。2017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51.6%,已经占据“半壁江山”;2017年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占全国就业人员的比重达44.9%,比第二产业28.1%的数字高出16.8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成为吸纳就业的主要渠道。

明星制背景下,明星是否有个性、有号召力,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一部电影是否卖座,因此,他们除了银幕上的戏剧形象外,银幕外的媒介形象也要经营。在这样的背景下,明星贩卖人设无疑能给自身带来精准的定位,更好地获取资源,并满足粉丝想象与诉求。

良史和信史,实际是在建构和维护一种秩序,或曰“终极依据”。任何文化在面对基本观念和主体意识的问题时,总会依据某些原初性的系统加以诠释和演绎。知识和思想在历史的进程中不断趋于丰富和复杂,“传统”变得岌岌可危,“当下”产生了许多不可抗拒和预料的裂变,这时,历史及其叙述者需要重申那些“道”“德”“理”“法”所代表的稳定性,由此发挥它的影响力。

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是由中国政府主办、北京市承办的最高级别的世界园艺博览会,是展示中国生态文明建设成果、促进绿色产业国际交流与合作的重要窗口,更是今年我国的主场外交活动。《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纪念邮票的发行将通过国家的名片讲好中国故事,传递京彩世园。

其实,演艺圈的艺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演员、歌手、艺术家,一类则是明星。对某些德艺双馨的演技大师来说,他们是真正的演员,具备了文化和审美属性,也就具有超出一般商品的特质,他们往往没有疯狂的粉丝,其优质的演技本身成为影视剧质量的保证,观众对他们的认知也是更多地来自他们的作品,而非他们的私生活。明星则不然,其商业价值完全依托于粉丝基础:粉丝是否庞大,粉丝能否带来话题制造流量,粉丝是否产生购买行为,这些远比他们有没有代表作要重要得多。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不能是自己的样子,而是粉丝想要他成为的样子。

美国及其盟友没有获得叙利亚政府许可,以打击“伊斯兰国”的名义向叙利亚派遣地面部队,援助和培训叙利亚库尔德武装。

连日来,翟天临人设崩塌一事闹得沸沸扬扬。这当然不是娱乐圈第一回发生人设崩塌,也不可能是最后一回。想想刚过去不久的2018年,娱乐圈至少有陈翔、胡一天、李小璐、许凯、黄景瑜、六小龄童、吴秀波等人遭遇人设崩塌事故。

凌晨零点,在这漆黑的夜里,人们早已进入梦乡,而九江公寓餐厅的灯却一直亮着,几名乘务员背着背包,走进餐厅,厨师张南立即走到窗口,他的工作要开始了。

上述论断成立的前提是明星制。明星制诞生于20世纪初的好莱坞,“明星”一词的发明者卡尔·莱姆尔明确认为:“制造明星是电影工业最基本的事情。”有学者进一步阐释,“明星制就是保障明星能够持续存在、持续制造影响力并不断挖掘明星、让明星不断产生价值的一套经验法则和经济法则。”简单地说,明星制就是以明星为中心的影视生产体系。

还有一位我的乡亲,也是我的好朋友,当了多年的民办教师,他人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唱山歌。他在家时唱,外出时唱,教学生唱,教亲朋好友唱。他跟我说,家乡的山歌是祖祖辈辈吃苦受累,从汗水、苦难、笑容、世俗中积攒下来的精神财富。现在发达了,富有了,可以唱流行歌曲,可以跳广场舞,但山歌绝对不能失传,应该让她传得更远、更广,那是先辈的心声,也是我们一代代山里人的心声。他走村串户,寻亲访友,收集了一千多首故乡的山歌,自己掏钱打印成册,邻乡邻县花钱买的人不在少数。后来有家出版社得知后,主动提出要公开出版,付给朋友稿酬。朋友笑着对我说,稿酬无所谓,只要故乡的山歌能与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山歌、民歌,一齐呈现给那些热爱乡梓、热爱山歌的人们,就知足了。

一是弄虚作假泛滥,翟天临的学霸人设就属于这类情形。如果是像靳东说错话、马思纯引错语录等无伤大雅的事件,观众最多一嘲而过,翟天临这回牵涉的可是学术公平这样的公共议题,其付出的代价也就更惨痛。

明星人设泛滥和文化工业时代的来临互为表里。正如哲学家本雅明所言,在一个机械复制技术非常发达的时代里,文化艺术成为快餐式的消费品,文化生产沦为文化工业。本雅明用“灵光”一词描述传统艺术品的神秘性、神圣性和独一性,这些是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望尘莫及的,当今中国演艺圈IP明星大投入大制作大宣传的类型片和商业片正是其体现。在这样的文化工业里,披着人设外衣的明星本质上是一堆数据而非“真人”,它是虚假的、空洞的、扁平的、没有任何主体深度的,永远无法使作品焕发出独一无二性和灵光。

娱乐圈的人设,就是对明星的包装。演艺圈的本质就是商品与消费,明星是商品,粉丝则是消费者。如果明星这一商品直接抖露出它的本质——可能是优雅、低调、内敛,但也可能是懒散、虚伪、龌龊、平庸。试想,如果后者这样的商品直接推广到市面上,恐怕没有多少粉丝会有购买的欲望,这时就需要对明星进行包装,人设也就应运而生。

从商业角度看,人设当然有其存在的道理,但人设的症结在于其真实性。如果明星的人设与其性格相契合,人设不过是捕捉明星性格中的某一点,并将其放大,这样的人设是可接受的。令人遗憾的是,娱乐圈更普遍的情形是,明星的人设都是凭空杜撰出来的,它与明星本人的性格、特质、经历没有任何的相关性,这就造成两种结果——

社会保障:城乡居民养老、医疗、低保等各类社会保障基本实现全覆盖,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增加到160元,城乡居民医疗保险筹资标准提高到154元;城乡低保标准分别达到每人每月458元和每人每年3320元。

人设,即人物设定。这个词发源于动漫圈,指设计师对角色外表、服装、表情等细节的绘制。随着时间的推移,人设逐渐被推广开来,蔓延至娱乐圈的时候达到了最高发酵值。

“我感觉这位顾先生年纪不小,看样子也不糊涂,应该能听懂政策。本溪离沈阳也不远,坐车往返都不到一个小时。他坚持在沈阳办身份证,可能另有隐情。”出于谨慎,沈阳市公安局沈河分局行政审批办主任方军遂与本溪警方联系,请求帮忙查问情况,协助办理。

2018年1月3日,申请执行人刘某菊向修文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与被执行人刘某云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要求被执行人刘某云偿还借款14000元。执行立案后,执行法官立即通知被执行人履行义务,但多次联系未果,该被执行人在民事审判阶段就未到庭参加诉讼,不现“真身”。后经执行法官不懈努力,再次多方走访调查,终于联系上被执行人。但其态度恶劣,拒不配合法院处理案件。因此,修文法院决定依法对其司法拘留,并将其信息推送公安机关协查。

政法系统抓好作风建设,要主动服务经济高质量发展,持续开展“减证便民”行动,努力提供普惠均等、便捷高效、智能精准的公共服务。要深化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尽快建成覆盖全业务、全时空的法律服务网络。要加快推进跨域立案诉讼服务改革,推动诉讼事项跨区域远程办理、跨层级联动办理,解决好异地诉讼难等问题。要依法、平等、全面保护产权,为各类所有制企业发展、为社会创新创业创造提供良好法治环境。